试水茶

发的内容很杂,关注要慎重~~

(五)1949年电影版《小妇人》乔和劳里部分的截图加解说(吐槽)(多图慎点!)

现在让我们平复一下心情看下一段

这一段劳里没有出场,但想解(tu)说(cao)一下,私以为这一段很重要。

一天晚上,终于知道关心一下乔的马奇夫人问。梅格嫁出去了,又刚刚拒绝了劳里,倔强如乔也承认了孤独。

乔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去纽约。原因之一:哦?看到这里笔者懵逼了一下,原来劳里还没走?那劳里你还在这里你倒是继续追啊!被拒绝一次怕什么!拿出点不要脸的精神来啊(?)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里看得笔者很不爽,乔去纽约的原因之一是为了逃避,而马奇夫人答应了,就是允许她逃避,可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好好谈谈把事情都讲清楚么?而对于乔“可以跟以前一样”的天真想法马奇夫人只是给予了没有用处的安慰。我觉得身为母亲应该让自己的女儿认清现实,而不是做没用的安慰。现在乔正是需要你开导的时候你却让她躲到了纽约。

本段结束——————————

这一段已经接近尾声乔拿着写好的小说打算寄给巴尔教授看,她说“他了解我”。

我知道单是这一点劳里就已经输了。大姐梅格要开始捅刀了乔虽然拒绝了劳里,但她潜意识里还是希望劳里能够喜欢上四姐妹中的一个,之前乔就总是说想让梅格嫁给劳里,然后梅格结婚了,贝思去世了,自己拒绝了他,四个人当中劳里能娶的就只有艾美了。如果劳里爱上的是不是艾美的另外一个人,不知道乔会不会接受得这么坦然。

她猜得那么准,可能这在她心目中已经是最好的一种情况了。
字幕翻译错误,无视“就是发生了”心疼你,抱抱QAQ

————————本段结束


最后一部分,也是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段之一:劳里回来了
乔正在翻看旧物,这时传来敲门声
当然,她怎么可能猜到是他。
此时此刻笔者脑子里各种各样的BGM一齐炸开!
两只终于能坦诚地拥抱了
书中的描述更为详细,劳里第一个把他结婚的消息告诉了乔,之后两人还有围着炉火的谈话,看得我心酸。重看时被一句话生生虐出了眼泪:

这时,乔不禁笑了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乔说自己的心理年龄已经有四十岁了,她经历地太多了。乔想下楼去见艾美,但劳里拦住了她。看把乔吓的这里笔者无法认同,所以不做评价劳里又说出了乔曾经说的那句话。乔否定了这句话。我想她是一直知道一切不可能像以前一样的,书里也提到过,当初对马奇夫人说的话,是连自己也不相信的安慰。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这里不得不感叹作者下的一手好棋,什么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书中有一段当劳里彻底改变对乔的感情的时候提到了莫扎特,以下原文:

“他不愧是一个伟人。没有妹妹,便自己找了一个,这样他便幸福了。”
孤陋寡闻的笔者不知道莫扎特找妹妹事件,于是去问了度娘:
1777年,21岁的莫扎特和母亲来到曼海姆寻求工作的机会,与韦伯家关系甚密。21岁的莫扎特坠入爱河,爱上了康斯坦泽·韦伯的二姐,其时的康斯坦泽·韦伯只有15岁。

1782年8月4日,康斯坦泽正式成为了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的妻子

咦?爱上了康斯坦泽的二姐最后却和康斯坦泽结了婚?于是笔者又去乱查了一通,初步确定作者只是借了莫扎特娶了初恋的妹妹这件事作为劳里想通了的理由之一。乔冲下了楼梯故事到这里基本就没有乔和劳里的互动了,但是之后给了劳里几秒钟耐人寻味的镜头:
劳里看着自己的妻子和乔走去客厅,笑容渐渐收敛。当然这挺正常的,正常人又不可能一直笑……笑容继续收敛
笑容彻底没了,如果不是笔者想太多的话好像还伴随着微微的叹气?来导演你出来解释一下这一段是什么意思啊?

结束——————
最后一段是巴尔教授来送书,劳里开的门巴尔教授看了一眼屋里,觉得自己一个外人还是不要打扰到乔。劳里的无辜脸乔的声音传来看巴尔教授那个“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眼神巴尔教授拜托劳里把书带给乔然后就走了劳里回来把书给乔乔会错了意艾美的建议劳里你当年要是这个态度该多好乔冲了出去巴尔教授才走了几步啊这是,分明是不想走啊最后,所谓的“皆大欢喜”然后电影就结束了。

笔者还想再多说几句。细心的姑娘可能已经发现了,笔者对很多“好”角色都怀有敌意,有的人可能不赞同我对马奇夫人和劳伦斯老爷爷的批评,也有人觉得巴尔教授比起劳里来更适合乔,我不否认这其中包含了太多的个人情感。

但说实话,笔者真的不觉得《小妇人》的结局是皆大欢喜的,相比之下我认为简奥斯汀笔下的结局才算是皆大欢喜。当然我不是在踩小妇人也不是在捧简奥斯汀,如果你就是这样认为也没办法。(但你真的见过为了黑一部作品用几天的时间截图吐槽的么?可能也有吧但我真不是黑!)

我是个较真的人,也是个立场不怎么坚定的人,但在这件事情上我一直很坚持。我认为这个结局真的不美好。

感觉像是乔和劳里都草草地结了婚,最后一大家子人扭到一起,别别扭扭地说“看,我们多幸福”。

试想,曾追求过你的人最后和你自己的妹妹结了婚,你真的不别扭么?

我读了很多遍中译本,熟到很多地方可以背下来,我从没有这么认真地分析角色的性格,分析他们的想法,也从没有感到过这么无力过。在书外的我们,真的只是看客。每看到发生一些事或是一些人的举动把他们彼此越推越远的时候,看到他们的矛盾和不理解渐渐累计的时候,看到他们不坐下来沟通而是选择逃避的时候,作为读者的无力感扑面而来。

我老是责备里面的角色,如果当初不这样就好了,你干嘛要说那种话?再坚持一下啊!

可能就是太爱了才会苛刻吧,才坚持认为作者错了,才通过各种渠道和其他读者谈论,才敢于质疑作者,敢于质疑情节的不合理。

不过,还是爱,bug再多也爱,情节矛盾也爱,结局不合理也爱,别扭也爱,就是任性成这样。

想说的太多了,其中没有必要说的也太多了,难免语无伦次,抱歉。

笔者真的不想去管什么女权思想,平等思想,只想让两个人简简单单在一起而已。

这一对儿作为笔者萌的为数不多的BG,也像其他很多cp一样BE了。

不过,还有一点值得欣慰:

“这首歌是由乔作词,劳里谱的曲。”

“一个叫罗布,跟爷爷的名;另一个叫特迪,那是一个永远快乐的小家伙。”                                         

                                                           ———摘自原文最后一章

————————————————————————

最后附上之前说好的1999年版本的截图一张,劳里和乔的合影


ps三个版本加动画版b站都有~

END

 

评论(7)
热度(3)

© 试水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