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水茶

发的内容很杂,关注要慎重~~

【TSN】【EME】【短篇】起名无能,大家将就吧(1)

复习时生出的脑洞,写出来纯粹是一时冲动,有错字或是病句啥的望包含。

那啥,简单来说是花朵新加豌豆公主和睡美人设定,但是看看自己写的好像这么说不太准确……大家还是自己看吧。

第一次写TSN同人简直是各种紧张,我也搞不懂自己一个坚定的EM党怎么会把花朵设定成这样,于是我这是第一次写文就逆了自己的cp?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又不写肉。可能(一定)会有ooc,从花朵跑去旧金山签合同(重组公司啥的)开始,除了新设定外没有太大改动,所以我相当是把后面的情节又抄了一遍  

希望有人能看懂吧,作为一个把热情当做写文动力文笔渣成末末的小透明这就是我唯一的愿望了(哭)

废话够了下面放文

“Wardo,你的笔去了哪里?”Mark像是在一瞬间就从几米开外的转椅上到了Wardo面前。
“抱歉,你说什么?”其中一个律师一脸茫然地盯着Mark,就好像他在世界末日到来之时考虑的却是明天能不能好好享受他的周末。
“你的笔,Wardo,我送你的那枝笔呢?”Mark紧紧盯着Eduardo,表现出从未有过的紧张。
Eduardo看了他几秒钟,然后像突然想起来一样拍了下自己的后脑勺:
“我换衣服的时候一直想着赶航班的事,可能把它忘在原来那件西装口袋里了。你问这个干嘛?”
“难不成那枝笔有什么特殊魔力?”另一个律师开玩笑地说。
“没错,”Mark的回答异常严肃,“如果现在你没有带着它,那合同的事以后再说。”
Eduardo和两个律师都感到莫名其妙:“可是……”
“Wardo,回去把你的笔找到,”Mark说着又转向已经呆了的两个律师“你们去通知Peter Thiel让他再等几天,Eduardo很快就会签合同,如果他不同意,那很抱歉,合作取消。”
“你说什么!?我用哪枝笔签字有什么不同么?你疯了么Mark?”Eduardo一下子站起来,他发现自己很多时候还是没法理解Mark的行为。
“马上回去,找到那枝笔,这是挽救当前局面的唯一方法。”Mark盯着他说。
“Hello?我们还在这里呢,别忘了你们现在用的是谁的办公室!”律师们眼见事情往越来越难以捉摸的情况发展,大声斩断了Mark和Eduardo连接在一起的目光。
“我是CEO,我说了算。”Mark说完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开。
“老天……”Eduardo看了两个律师一眼,决心眼下还是快去找到那枝笔。

从Eduardo刚开始记事起,他就对铅笔,钢笔,圆珠笔甚至是羽毛笔有种莫名的恐惧,一开始他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什么,但自从他开始学习写字后他慢慢发现了原因。
学习写字这个过程对Eduardo而言非常痛苦,因为他的手不管换多少种握笔姿势只要写字时间过长(三分钟是最大极限)都会毫无理由地被笔划破,这更加深了他对各种各样的笔的与生俱来的恐惧。他试过很多种方法,比如在笔外面包好几层柔软的海绵,使用软的写起字来笔杆就左右摇晃的笔,甚至是直接用手掌握住笔像研磨一样写字但都不奏效,倒是让手上其它地方另添新伤。
后来他认识了Mark,而Mark似乎是很轻松地解决了这个困扰他十几年的难题。
“嘿,Wardo,用这枝笔写字试试看!”几年前的一天,Mark很反常地冲进Eduardo的单人宿舍,把一枝让Eduardo大跌眼镜的笔举到他面前。Eduardo眯起眼睛审视着自己面前的笔,同时感觉Mark那亮晶晶的眼睛正紧紧盯着自己,喜悦和激动铺面而来。
“Well,这枝笔,不得不说,挺…漂亮的,”Eduardo轻轻捏着挂在笔杆上的极其迷你的看着像是漂流瓶的东西,他注意到那小瓶子里还有一小卷纸用极细的红绳拴着,“很精致,但是,这不应该是女生用的么?”
没错,那枝笔 ,它是粉红色的。
不过注意到Mark立即变得阴沉的脸色,他还是乖乖坐下抽了张纸乱写起来。
很奇怪,在他握住笔一刹那,一股愉悦感从心里升起,他没有像往常写字一样感到疼痛,事实上,他连续写了半个小时可手竟然没有任何不适。当然,这期间Mark一直在旁边看着,等到Eduardo心满意足地放下笔,他才稍微平静了一些,咧了咧嘴角。
“谢谢你,Mark,这枝笔会帮我大忙的。”
“是我应该做的。”Mark露出一副“这只是小事而已”的表情,他们又闲聊了几句,然后Mark趿拉着拖鞋离开。
从此Eduardo就离不开这枝笔了,他不管出席什么都带着它,因此人们常常能看到一个身着昂贵西装的男孩口袋上插着一枝少女到极致的笔。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Eduardo不是没想过把这枝笔的外观改一改,他想怎么也得把那个漂流瓶一样地小玩意去掉,但摘掉之后再用它写字手就又开始疼痛,甚至比之前更甚,所以除了更换笔芯之外他不敢再动其他部分。
Eduardo隐约记得,上次Mark做出这么过激的行为是在一年前,那天Dustin突然决定对自己的笔发动第n次“笔身攻击”却在把笔拿去给其他人展示后不负责任地把它丢了。碰巧那天Eduardo要在一份申请书上签字,无奈只好用普通的笔签。
出乎所有人预料,第二天Eduardo的右臂就缠上了绷带。Mark把Dustin狠狠骂了一顿,然后动员全宿舍的人找那枝笔,最后在校园的水池里成功找到了。
Eduardo记得,就在找到笔的下一秒内Mark做了两件事,一是把湿漉漉的笔扔给自己,二是把Dustin推进水池。
经历那场事故后,Dustin再没打过笔的主意,所幸笔还可以用,不然谁知道Mark会怎么报复Dustin。

但Eduardo还是认为这次Mark未免太莽撞了,不过是签个名字而已不会造成什么巨大伤害,再说这关系着公司的运转,就是搞得手臂骨折他也得签。
Mark把Facebook看得比什么都重,Eduardo了解他。他不理解的是Mark为什么不让自己签,毕竟只是签个名字而已。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最终Eduardo决定还是先把笔找到。他乘坐最近的一次航班飞回去直奔被自己丢在床上的西装,遗憾的是那里并没有他要找的东西。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他翻遍了每一个角落,连天花板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但那枝笔就是不见踪影。
就在Eduardo急得双手抱头狠狠躺倒在床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是Mark打来的。
“找到了么?”对方的语气显得很平静,但包含难以掩饰的焦急。
Eduardo揉了揉乱得像鸡窝的头发,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要撒谎。
“找到了,就在……”为了不让Mark起疑心他特地想描述一下细节,好让这个谎言显得真实可信,但Mark立刻打断了他:
“太好了,快点飞过来签字!”
Eduardo放下电话后长叹一声,然后抓起外套飞奔出去,不,不是去买机票,这个可以再等一会儿,眼下他最希望的是能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商店,好让他找枝笔差不多的笔骗过Mark。不过在深夜这个愿望可不好实现。
幸运的是Eduardo在距离自己家几十英里开外的地方发现了一家小商店,他立刻付了钱,在收银员惊讶的目光中夺门而出。
当Eduardo再次到达的时候他满心希望Mark不在,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Mark正站在门口迎接他,Mark正站在门口迎接他,而他只好努力不让自己看向Mark的目光过于心虚。
“真的找到了?”Mark有些不相信地问。
Eduardo扬了扬手中的笔,快步冲进公司,Mark没再多问,也跟了上来。
“等一下,这不是我送你的那枝。”就在Eduardo一边祈祷Mark看不出来一边以最快的速度靠近合同的时候Mark一句话让Eduardo怔在原地。
“我真是搞不懂你们的想法,不过是一枝笔而已,你们现在到底签不签?”律师的口吻严肃起来。
“找不到那枝笔Wardo就不签。”Mark的态度显然更加坚决,这让Eduardo非常恼火,他挥舞着手里的冒牌货说:
“Mark,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签一份合同而已至于这么小心么?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笔被我丢到哪里去了,我很抱歉,但……”
“嘿,这发生了什么事?”在一旁观望很久的Sean终于忍不住推门进来。
估计在Sean的无数次干预中这一次是最让Eduardo不讨厌的了。
“Mark不让我签合同,就因为我找不到了一枝该死的笔。”Eduardo没好气地回答。
“哦,”Sean发出了一声意味深长的回答,他看着Mark,“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么?”
Mark此时把下巴高高抬起,并没有说话。
几个人在沉默中僵持了一会儿,然后Sean开口:
“你大概是在哪里丢的?”他看向Eduardo。
Eduardo努力地回忆着:“额,我原本以为它被我忘在换洗的衣服里了,但现在看来也许是来的路上丢的,可具体是在哪……”
“好吧,”Sean抛出一个明媚得不像样的笑容,“那我们还在等什么?”
说着他潇洒地推门出去,几分钟后Facebook的近一半员工就都到大楼下面找笔去了。
Eduardo对Sean那副“我是老大”的神请感到不满,但他决定还是努力压下了把Sean揍一顿的冲动。
“先生们,”被遗忘很久的律师此时悠悠地开口,“现在我们的老板开始担心你们是在耍花招,他正考虑要不要取消对你们的资助。”
“请再等一等,我们保证很快就签。”Eduardo说着拉起Mark往外走,毕竟找的人多一个找到的机会就多一分。
“哦,看看,CEO和CFO都来了,都瞪大眼睛好好找,找到了有赏!”Sean看到两个人从楼上下来,以他特别的方式鼓舞了士气。
“还记得来的路上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么?”Mark问他。
“额,好像在那边的拐角处撞过一个人……”
“去看看。”

Eduardo能感觉到Mark的焦急,他知道如果不快点签合同的话会发生什么,但……
“mark?”
“什么?”
“我相信签个名字是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当然会。”Mark嘟囔了一句,眼睛仍扫视着地面。
“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不让我签!如果那支该死的笔永远找不到的话Facebook怎么办?”
“那你以为现在这个局面是谁造成的?”Mark的语速开始加快,“如果你没有弄丢笔的话合同早就签了,我也不用放着办公室里成堆的工作不干跑来这里找一枝笔!”
“没有那枝笔我照样签的了合同,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回去签合同了!”Eduardo气呼呼地说完,转身要走。
“等等!你不能签!笔还没有找到!”
“怎么?难道我不用那枝笔签就会死么?”Eduardo彻底急了。
Mark看起来比Eduardo还要急,但他还是认真地回答着Eduardo的问题(显然他把Eduardo的气话当成了一个问题):
“我不清楚,但也许……”
“喂,二位,快感谢我吧,笔被我找到了!”Sean用手举着那枝可笑的笔跑过来,笔上的羽毛迎风舞动。
“好极了,现在我们马上去把那桩子破事解决掉!”
“等一下,好像少了什么……”
“上帝啊!”Eduardo翻了个白眼,向前快跑几步截获了Sean手中的笔就往回跑,他忽视了Mark的呼喊。

签字的时候Eduardo才发现笔上的确少了什么,那个精致的漂流瓶似的东西不见了。不过,装饰物而已,会有什么不同呢?
所以Eduardo在醒来后想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永远不要认为不起眼的东西不重要,哪怕它只是一个迷你漂流瓶。

 

评论(6)
热度(12)
  1. 御手洗灵异试水茶 转载了此文字

© 试水茶 | Powered by LOFTER